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黄炎培职业教育思想之沿革与启示
发布时间:2016-03-03 来源: 浏览次数:
杜威在《明日之学校》中指出:“人们所从事的各种职业,都是为了满足人类的种种需要和目的。这些职业都在维持着构成我们所生活的世界维持和种种事物其他事物之间的种种关系。” 职业是维系社会以及培养有社会意识和社会生活能力的人的最有效途径。

    因此,开展职业教育其最主要的目标为,加强人的沟通能力,增强社会的紧密程度,为构建和谐社会做出贡献。

    我国职业教育论的萌芽,为上世纪20年代初,当时国内经过洋务教育和维新教育的相继推进,促成20世纪初清政府的教育改革,大家所关注的焦点,为普通教育和实业教育两个热点。但在20世纪第一个10年逝去时,普通教育发展速度远高于实业教育,两者比例极不相称。大批受过普通教育的学生涌向社会,给社会带去怎样的影响?

    黄炎培于1913年在对于中国教育尤其是普通教育发展中的问题作了考察,指出学生在学校中所受到的道德、知识、技能训练,走上社会后毫无用处。这就从理论上论证了改革普通教育,加强学校教育与个人生活和社会需要之间联系的必要性。这一观点与主张,在民国初年的教育界激起强烈反响,形成早期实用主义教育思潮,引发人们教育观念的变化。之后1917年中华职业教育社成立发表《中华职业教育社宣言书》,标志着以黄炎培为代表的职业教育思潮的形成。

    黄炎培的职业教育思想是在吸取西方先进国家的教育经验,反思中国自办新教育以来的问题和教训,不断探索中逐步形成的。黄炎培的职业教育思想不断发展、成熟,反映民族资本主义工商业发展和改革普通教育的需要

    黄炎培早期职业教育思想更多以解决个人生计问题为重认为:

    职业教育的要旨有三:“为个人谋生之准备”,“为个人服务社会之准备”,“为世界、国家增进生产力之准备”。20年代起,黄炎培把职业教育的目的概括为“使无业者有业,使有业者乐业”。既强调个人谋生,也重视服务社会;既强调职业技能训练,也重视职业道德教育;既强调一技之长,也重视全面发展。更多地探讨了职业教育内部的规律问题。

    一、 黄炎培生平及其职业教育思想

    黄炎培(1878年10月1日-1965年12月21日),字任之,别号抱一,江苏省川沙县(今属上海市)人。是我国近现代著名的爱国主义者、民主革命家、政治活动家和民主主义教育家。他同时也是我国近代职业教育的创始人和理论家,他以毕生精力奉献于中国的职业教育事业,为改革脱离社会生活和生产的传统教育,建设中国的职业教育,作出了重要贡献。

    ()誓承师训,教育救国
    黄炎培1901年在南洋公学(上海交通大学前身)求学,黄炎培所在的特班的中文总教习是蔡元培,蔡元培对黄炎培的一生,有过多方面的重大影响,黄炎培把这种影响归结为两句话:“最初启示爱国者,吾师;其后提势革命者,吾师。”1902年秋,黄炎培考取清朝末榜举人,但是他没有选择一般读书人的“状元及第”去做官,而是怀着一颗教育救国的热心,毅然回到自己的家乡办学。
    黄炎培的家乡在如今的上海市浦东川沙县,当时的川沙因地处东海一隅,经济比较落后,教育很不发达,直到1834年才有了一个观澜书院。这个书院是川沙的文化聚会中心,也叫文会。有点像现在的笔会或征文比赛,各书院每月轮流出诗文题目,大家依题写作,名列前茅者可以得到一笔奖金。黄先生每会必得奖,奖金的收入比他当时当私塾老师的薪金还高。那些年,黄炎培就是靠这些奖金和当教师的工资勉强维持自己与两个妹妹的生活。
    经过考察,黄炎培认识到,要想在川沙办学,利用观澜书院见效最快,而且影响也大。为慎重起见,他会同张志鹤,根据清政府1902年公布的高等中小学章程,书写了一份报告,冒着大风雪,两渡长江,送到当时的南京总督府,获得批准后又递交报告到川沙厅,几经周折。终于,1903年正月末,观澜书院改为川沙小学堂。黄炎培被聘为总理(即校长),并亲自授课,但不拿薪水。经费不足,他动员工商界和实业界人士捐资助学;师资不足,就办师范讲习所,培训师资。办好小学以后,黄炎培又办中学,并带头积极倡导职业教育,同时还开展了广泛而深入的劝学活动。他联合各学区议长、劝学员深入各街坊村庄进行宣传,一边调查一边劝导,耐心细致地向广大民众解释教育兴国、教育自立的道理,要求各私塾进行改良,有生源而没有学堂的一定要办学堂,争取做到“无一人不学,无一个不立学。”
    经过多年的努力,黄炎培把教育救国的抱负,变成具体有效的行动,并取得了巨大成绩,他创办的许多中小学,一直到现在还在发挥积极作用。
   ()创办职教,独树一帜
    黄炎培是我国职业教育的创始人。他早年立志于“教育救国”,经历了近20年的探索和追求,一开始致力于广办学堂,唤醒民众,挽救民族危亡。辛亥革命失败后,他痛定思痛,深入地研究了西方一些先进教育思想,并且到国外许多国家以及国内几个省市广泛的调研考察,逐渐萌发兴办职业教育的决心,孕育了中国职业教育的理论体系。
    在黄炎培长时间的考察过程中,他对中国社会的教育问题提出了有针对性的见解和措施。当时中国教育的一切弊病的根源,就在于教育与职业的分离,学校与社会的脱节。1916年9月,黄炎培对职业教育作出了定义性的阐说,他认为,教育就其本质来说就是具有“职业性”的,就是与生活、生计和社会发展联系在一起的。职业教育并不是一种“特殊”的教育,而是教育的实质本应该立足于职业,职业教育的理论反映了教育的一般规律,黄炎培在国内外考察教育时积极宣传其职业教育思想和理论,博得不少有识之士的支持。使他在联络同志,募集资金,调查研究,积极筹备等方面,作了大量的组织工作。1916年9月,他组织了职业教育研究会,附属于江苏省教育会,会员有148人。1917年1月黄炎培发表《职业教育实施之希望》一文,把职业教育的实施与挽救“飘摇之国运”联系在一起,明确地提出职业教育的目的在于“解决社会国家最困难的生计问题。”也就是要解决人民大众生活问题。为此,他四处奔走,大声疾呼,当时一些工商界头面人物如聂云太台、徐静仁等都被他感动,纷纷表示支持创办职业教育,连远在新加坡的陈嘉庚被他打动,在中华职教社的创办中出了不少力。

    黄炎培先生于1917年赴英国考察,同年5月6日,联络教育界、实业界知名人士在上海发起中华职业教育社。次年,创建中华职业学校。此后数十年时间的教育和社会活动主要通过中华职业教育社来展开。1921年被委任教育总长而不肯就职。曾参与起草1922年学制,进行乡村建设实验和筹办南京高等师范专科学校、东南大学、上海商科大学、厦门大学等高校。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黄炎培积极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创办《救国通讯》宣传爱国主义﹔组织上海市民维持会(后改为上海地方协会)支持淞沪会战。1941年,与张澜等人发起组织中国民主政治同盟,一度任主席。

    经过一段长期充分的准备后,1917年5月6日,黄炎培首创的中华职业教育社在上海宣告成立,中国的职业教育从此掀开了历史的第一页,并向全国人民发出了一篇《宣言书》,这份《宣言书》是黄炎培联合教育界、实业界知名人士蔡元培、马相伯、张元济等,共四十八人署名发表的。《宣言书》中指明了当时中国教育的危机在于毕业及失业,就业者所学知识不能实用;它揭示了中华职教社的宗旨:一是为改良教育作准备,二是替学生谋服务社会的准备,三是替中国和世界谋增加生产的准备。这实际上就是黄炎培职业教育思想的体现。这个基本观点,构成了他研讨职业教育和从事职教活动的主要理论依据,也是他构想如何办各类职业教育的基本指导思想。
    1945年又与胡厥文等人发起成立中国民主建国会。同年7月应邀访问延安。写成《延安归来》一书,如实介绍延安。1946年在上海创办比乐中学,探索兼顾升学和就业双重准备的普通中学。至1949年前,先后又创办重庆中华职校、上海和重庆中华工商专校、南京女子职业传习所、镇江女子职校、四川灌县都江实用职校等。 

    中华职教社成立后,黄炎培又办起中华职业学校,办得十分成功。中华职教社集合各地职业教育学者,在全国推广职业教育。几年之间,职业教育就在全国蔚然成风。到1921年,全国职业学校及各类补习学校已达700余所。
    新中国成立后,受中国共产党公而无私执政理念的感召,黄炎培先生破“不为官吏”的立身准则,欣然从政。1949年9月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政务院副总理兼轻工业部部长﹑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     

   二、 黄炎培教育思想的特点 

    黄炎培给职业教育下的定义是:“凡用教育方法,使人人获得生活的供给及乐趣,一面尽其对群众之义务,此教育名曰职业教育。”1916年1月,他认为中国的教育“乃纯乎为纸面上之教育。所学非所用,所用非所学”,改良之道“不独须从方法上研究,更须在思想上研究”。他的结论是采取实用主义,发展职业教育。唑有如此改革教育、创办新型的职业学校才能真正振兴民族实业、开启民智,为民谋生,为国生利。

     在谈到职业教育在近现代社会中的作用与地位,他主张职业教育的作用——“谋个性之发展”;“为个人谋生之准备”;“为个人服务社会之准备”;“为国家及世界增进生产力之准备”。 职业教育的地位职业教育在学校教育制度上的地位应是一贯的、整个的和正统的。职业教育的目的为“劳动者文化、业务水平的提高”,“造就新型知识分子”服务。

    他主张,职业教育的方针

    社会化——强调的是职业教育须适应社会需要

    科学化——用科学来解决职业教育问题。 

    他主张,职业教育的教学原则“手脑并用”、“做学合一”、“理论与实际并行”、“知识与技能并重”“手脑并用”是黄炎培职业教育思想的核心理念,贯通于办学宗旨和教育目的、训育方针和德育标准、培养目标和教育内容、教学过程和教学方法,其内涵要义是服务社会、服务平民,做人第一、敬业乐群,注重实用、注重技能,手脑联动、做学合一。重温黄任老这一理念至今,对于我们开展职业教育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一是教育与生活联系。黄炎培在职业指导上的要求就是“帮助个人选择、预备、决定及增进他的职业”,使他们能够做到“敬业乐群”和“裕国利民”,教育与劳动结合。把“尊重劳动”作为职业教育所奉行的重要信条,把“劳工神圣”“敬业乐群”作为中华职业学校的校训。注意学和用的联系。反对劳心劳力分离,注意学和用的联系,主张手脑并用,“要使动手的读书,读书的动手,把读书和做工两下联系起来”,只有手脑两部联合才能产生世界文明。

   二是职业教育思想的形成与发展黄炎培的职业教育思想是在吸取西方先进国家的教育经验,反思中国自办新教育以来的问题和教训,不断探索中逐步形成的。1917年中华职业教育社成立后发表的《中华职业教育社宣言书》,标志着以黄炎培为代表的职业教育思潮的形成。自此起,黄炎培的职业教育思想不断发展、成熟。

   上世纪20年代中后期,黄炎培总结自己努力倡导近十年职业教育发展的经验,提出“大职业教育主义”的观念,认为“只从职业学校做工夫,不能发达职业教育;只从教育界做工夫,不能发达职业教育;只从农、工、商职业界做工夫,不能发达职业教育。即办职业教育必须联络和沟通所有教育界和职业界,参与全社会的活动和发展,更多地探寻了职业教育外部环境的适应问题。至此,黄炎培的职业教育思想基本成熟。进入30年代后,民族危机加甚,黄炎培积极投身于民族救亡事业,职业教育思潮逐渐消退,但其职业教育思想继续影响着此后年代中国的职业教育实践。

   、理念与实践之统一

    黄炎培先生著有《黄炎培考察教育日记》、《新大陆之教育》、《东南洋之新教育》、《中国商战失败史》(合作)、《中国教育史要》、《黄海环游记》、《断肠集》、《蜀道》、《抗战以来》、《延安归来》、《学校教育采用实用主义之商榷》、《黄炎培教育考察日记》、《中华职业教育社宣言书》、《八十年来》、《南洋华侨教育商榷书》、《我之人生观与吾人从事职业教育之基本理论》、《中国关税史料》、《对外贸易史料》、《淞沪抗日史料》,诗集《断肠集》 、《苞桑集初稿》、《红桑》等。

    1916年9月,黄炎培在江苏省教育会内设立了职业教育研究会。经多方联络,得到工商界巨子及南洋华侨领袖陈嘉庚的资助(从1917年起5年内,每年100元)。

    创立中华职业教育社

    1917年5月6日在上海成立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研究、试验、推行职业教育的全国性团体中华职业教育社。黄炎培被推任办事部主任。在7月由教育界实业界名流马相伯、蔡元培、张元济、宋汉章、聂云台、穆藕初、黄炎培等48人联名发表的《宣言书》、《组织大纲》中提出:“今吾中国至重要至困难问题,厥惟生计。曰求根本上解决生计问题,厥惟教育。曰吾中国现时之教育,不惟不能解决生计问题,且将重予关于解决生计问题之莫大障碍。”“而求根本上解决此问题,舍沟通教育与职业,无所为计。”“同人认此为救国家救社会唯一方法。”同时宣布,中华职业教育社的目的,是推广、改良职业教育,改良普通教育,力求做到学校无不用之成才,社会无不学之执业,国无不教之民,民无不乐之生。 职教社在城市办了职业补习学校,在乡村也办了职业学校。1926年6月与其他单位一起在江苏昆山徐公桥试办了乡村改进试验区。但1927年4月国民党在南京成立国民政府后,职教社遭受打击。5月19日,黄炎培以“学阀”罪名被通缉,避居大连。后经蔡元培、邵力子等人向蒋介石说情,才被准予返回上海。1928年6月,辞去职教社办事部主任职。

    1917年10月25日创办了《教育与职业》杂志。 中华职业学校 1918年8月20日,在上海南市陆家浜创立了中华职业学校,设木工、铁工、珐琅、钮扣四科,并附设工厂。后来又添设土木、留法勤工俭学、染织、师范、商业等科。学生实行半工半读。黄炎培亲订了“劳工神圣”、“双手万能”、“手脑并用”的办学方针和“敬业乐群”校训,并进一步明确说明职业教育的目的是为个人谋生之预备,为个人服务社会之预备,为世界及国家增进生产能力之预备。黄炎培是第一个提倡“增加生产从教育入手”的人。

    1921年,旅沪同乡刘鸿生先生捐资银行23.2万元,创办定海公学(即今舟山中学)。创办时,刘鸿生先生聘请黄炎培、陶行知、陈鹤琴为办校顾问,在筹建过程和教学期间,负责规划设计以及延聘师资等有关事宜。陶行知先生还介绍多名有名望的进步教师如钟悌之等人到该校任教。抗战胜利后,刘鸿生先生在上海国际饭店邀请黄炎培、陶行知、陈鹤琴,商议舟山中学恢复和发展大计。当时刘先生说:“我当年捐资创办定海公学,出于游子思乡之情;但自己是搞实业的,对教育才疏学浅,因此聘请了我国教育界的三位权威指导办学,才使舟山的教育事业得以很好的发展。”

    1925年10月创刊的《生活周刊》,经邹韬奋接办后,逐渐关心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由每期印数只有2000份的刊物变成了很受读者欢迎的发行数万份的刊物。1924年7月,黄炎培与史量才、马士杰等人发起创办了专门搜集史料、编辑图书杂志索引的人文类编辑出版机构甲子社。从甲子社成立起,即注重收藏过去和当时的重要报刊,编制报刊要目索引,以供参考。

    1930年甲子社编印出版以现代经济史料为中心的《人文月刊》和丛书,《人文月刊》是全国首创的检索刊物。1931年甲子社第六届年会议决,改名人文社,设人文图书馆筹备处。1932年计划建筑馆舍,经该社第七届年会议决,如有私人独力捐助购地建筑费及基金者,即以其人之名名此图书馆。

   1932年6月25日,黄炎培与蔡元培、史量才、穆藕初等123名著名人士联名发起筹建上海图书馆公启。933年4月3日,上海实业家叶鸿英(1860~1937年)捐款100万元,设鸿英教育基金董事会,专办图书馆和乡村教育,蔡元培为主席,穆藕初等为副主席,黄炎培、钱新之等为常务理事。董事会决定人文图书馆全部图书归入鸿英教育基金董事会所拟办之鸿英图书馆。

    创办《救国通讯》

    1931年12月23日,职教社创刊《救国通讯》(1934年1月改名《国讯》),刊头揭示了“干救国工作须有四种根本上之修养”:高尚纯洁的品格,博爱互助的精神,侠义勇敢的气概,刻苦耐劳的习惯。 

    创办《宪政月刊》

    1944年1月创办《宪政月刊》,在第二号发表《愿全国上下尽力奉行约法来练习奉行宪法》一文,主张政府先训练一批守法人员。由《宪政月刊》社出面每月召集一次文化、实业界人士及参政员参加的宪政座谈会。1944年9月以后,这种座谈会扩展为有数百人、上千人参加的讲演会。成了国民党统治区民主运动的讲坛。

    四、黄炎培职业教育思想的启示 

    (一)重视职业教育 

    长期以来,由于受“学而优则仕”,“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等传统观念的影响,人们往往把受教育当作晋升仕途的主要途径,社会上以“读书做官”为荣,以“读书谋事”为耻,重士而轻农工商。黄炎培视这种“以职业为贱”,“以职业为苦”的思想为“职业教育之礁”,认为劳力与劳心都是神圣的。 

    轻视职业教育必将严重影响社会的进步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要想有效解决这一问题,必须重视职业教育的发展。在招生制度、资金投入、学生就业上采取积极的政策,引导人们的思维,使人们认识到职业教育的重要性,关注、关心、关爱职业教育的发展,最终在全社会形成尊重职业教育的风气。 

    黄炎培认为教育不发达,宜提倡职业教育,即使教育发达,更宜提倡职业教育。否则以现时一般教育状况,受教育者日多,服务者将日少,势必阻碍生产力的发展。笔者认为,教育的发达未必是普教的发达,因为社会分工不同,所以人的职责不同。职业教育作为以技能性教育为主的教育,是不可或缺的,只有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才能使人各尽所能,从而各获所需,促进社会的和谐发展,否则,必将导致社会的畸形、不民主甚至瓦解。 

    职业教育直接谋求百业进步,间接关系国计民生,并不会在科学以外别有解决的新方法。解决生计问题是职业教育不可回避的责任,现在这会转型、经济升级,劳动产业在经历着巨变,由此产生的下岗失业的人很多,所以积极发展职业教育,使人们具备一定的专业技能,从而促进失业问题的解决,维护社会稳定良好途径。 

   (二)加强职业陶冶 

    在实施职业教育的过程中,应充分考虑学生的特长和兴趣,尊重学生选择的自由,并为其提供支持和帮助。黄炎培先生认为:“一件事情之成功,不在临时而在平时之努力。希望年轻一代成为将来有用之人才,须及早予以充分注意,用种种方法帮助其发展。” 

   笔者认为,应该从小加强对学生职业观的指导,使其树立远大理想,养成“理必求真,事必求是,言必守信,行必踏实,利居众后,责在人先”的高尚情操,使其“学而安焉,行而乐焉”,从而热爱劳动,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终身学习、学习成为人生命中最为重要的基本素质与习惯,使职业精神成为当下与今后人文生活重要构成。 

   (三)强化职业道德教育 

    当前的职业教育过分强调学生能力的培养,忽视了学生职业道德的塑造,使培养出来的学生缺乏吃苦精神,缺乏合作意识,缺乏集体观念,不利于其长远的发展。所以,必须加强职业道德教育。 

    爱因斯坦曾经对学校教育中存在的“过分强调单纯的智育教育”的做法甚感忧虑。他说:“我想的较多的不是技术进步使人类直接面临的危险,而是务实的思想习惯所造成的人类互相体谅的窒息,它像致命的严霜压在人类的关系之上。”所以,职业教育应当使学生认识到:个人物质的和精神的生活都是依靠别人的劳动,所以自己同样也应努力报偿别人。因此,学会关心,学会合作,学会做人至关重要。 

    黄炎培认为:“人生必须服务,求学非以自娱。诸君须知,职业平等,无高下,无贵贱。苟有益于人群,皆是无上上品,诸君既知,人不可无业矣。更当知任何职业,必须积小为大,先轻后重。吾敢断言,今之当大任者,即昔日服微末之务而不以为小者也。吾更敢断言,今之不屑服微末之务者,即他日并微末之务而不得者也。” 

    应当说职业道德教育是我国职业教育的灵魂,必须重视对学生人格的塑造,促进其精神成长,使其爱岗敬业、无私奉献,以人格统领能力,真正做到“爱国不废求学,求学不忘爱国”。求人个与生存发展必须与民族与国家的需求相合拍,才能求的最大值,得到充分体现。 

  (四)注重职业教育的实效性 

   办职业教育必须与现实需要很好地结合起来,促进个人、社会和经济的和谐发展。正如黄炎培先生主张,一个社会“人人得事,事事得人,社会无有不发达者”。 

    黄炎培说过:“故今日之患,不患人之不信仰学校,而患在学校之无法使人信仰。”可以说,职业教育机关的生命是社会化,本质是社会性,得之则生,弗得则死。职业教育必须具有社会活力,与社会积极地沟通,以适应需要为主,绝对不能由理想家和书呆子去办职业教育。另外,办职业教育须下决心为大多数平民谋幸福;办职业教育须脚踏实地;办职业教育须研究人情物理且与民众合作。俗话讲:画鬼易,画人难。职业教育是“画人”,立人达人,以人存事,以事育人,二相发挥。所以,育人更难。然而,只要以现实为依托,积极去面对、去沟通、去开拓 

    五、可鉴的现实意义

    今天针对社会上许多地方重普教、轻职教的国情,重温先生的教诲,研究先生的职教思想,有很大的感触,如此在在严重不足教育现状,不改革不仅仅会影响一代人个人的发展,更会影响到今后整个民族的精神与创造力。
    (一)两个时代的相同之处
    黄炎培先生于1917年创办中华职业教育社,开创职业教育之先河,从此,开始在一个封建落后的旧中国推行职业教育。当时,我国刚走上共和的体制,封建等级思想意识远未被清除,“学而优则仕”是有志者奋斗的唯一之路。若想不废自己的一生,做一番事业,就必须首先跨进正统的学校之门,接受思想理论教育,进而出洋留学。至于“巫医乐师百工之人,君子不齿。”还要为他们办什么教育呢?所以,当时我国的职业教育是一张白纸。然而现实告诉人们,百工之人,不接受一定的技能教育不行,会严重阻碍工农商业的发展。各行各业需要技能,技能培养又离不开教育,先生正是看到了这一不可阻挡的历史发展趋势,冲破封建思想的樊篱,逆社会正统思潮而上,闯出了中国职业教育的一片新天地。
    今天21世纪的前十年,虽与1917年相隔了90年,但我们的国家却存在着轻视职业教育思想的回潮。由于“学而优则仕”封建观念的根深蒂固,教育办学在理念过分追求数量扩张,求大求洋,使得今天仍有众多家长一定要把子女送进正规的学历学校,造成职业技能型学校的生源严重短缺。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这一封建的思想逻辑今天仍然统治了不少人的头脑,这是我们与黄炎培先生所处的两个时代的相同之处。不同的是,黄炎培先生所处的时代,达官贵人是不愿意自己的子女进职业学校的,但还是有相当的人迫于生计,很愿意把子女送进一毕业马上能捧上饭碗的职业学校。而今,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迫于生计、吃不上饭的人家越来越少,所以,我们今天的职业学校,面临比先生当初更窘迫的生源危机。
    职业教育走入低谷已严重阻碍经济的发展,与上个世纪初相比,毕竟时代不同了。当前我国的经济发展令人瞻目,但是职业教育却如此不相配,这应当引起我们的警觉。
    (二)黄炎培先生职业教育思想的价值所在
    1.职教的课堂在实践中
    黄炎培先生职教思想的核心是“贴近实践”。当年,他把课堂办到生产实践第一线去,他所办的川沙高等小学,附设农场,有农田180亩之多,学生的很大一部分时间是在农场里,通过劳作,学习知识技能。他认为只有这样,职业教育才是货真价实的;只有这样,才真正为企业所用、所欢迎。他办的商科学校,在校内开设小商店,让学生到店里当店员,让教师到店里为学生授课。黄炎培先生把农场和商店当成了课堂,把实践当成了最好的教材,这是职业教育的正确方向。
    然而,综观今日之职业教育,一个学生从入学到结业,没有多少时间在实训场地里,更没机会亲临生产第一线,这样所谓有证书而不会动手的毕业者,如何能够达到用人单位的要求?企业怎么会满意呢?
    职业教育是一种动手的技能教育,需要手把手地教,没有实训条件,没有经验丰富的教师,职业教育就毫无成效。
    2.争取企业家的支持办职教
    争取企业家支持,与企业合作办职业教育,是黄炎培先生为我们留下的第二条宝贵的办学经验。办教育是一项公益性的事业需要钱,钱的来源大致有二条:一是学费收入,二是社会资助。当年先生在创办众多的职业学校时,同样也面临了众多校长们均碰到过的经费困难,但先生走的是争取企业家的支持,并且又回报于企业的路。黄炎培先生几十年的办学中,与境内外的许多企业家建立了良好的人际关系。如他到南洋考察,与南洋实业家领袖陈嘉庚先生切磋交谈,而后得到陈先生大力支持,获得了一笔不小的捐款。在国内,他的开初办学,得到了同乡实业家们的鼎力支助。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家乡三友、申昌毛巾厂开设工人教场,都是与企业家们合作办的。四十年代中期,黄炎培先生创建民主建国会,该会由国内企业家们组成。
    争取企业家的支持、与企业家合作搞职业教育,这是完全能够做到的,因为办好职业教育,学校与企业互惠互利。如果我们的职业教育确确实实贴近实践、贴近生产,得到企业和企业家的支持,获得他们全方位的资助,如经费、教学内容、师资等,这应该是不成问题的。我们今天就应该象先生那样,与企业频繁交往,教育家与企业家广交朋友,让企业家和企业技术技能人员来参观学校,观摩教学,而后提出宝贵的意见来改进教学。在这同时,搞职业教育的教育家和教育工作者,也要经常深入生产第一线。
    3.职业教育是一种没有门槛的教育
    职业教育应该面向大众,黄炎培先生二、三十年代的教育实践又为我们树立了榜样。他到农村去办学,招收的是农家子弟;他在城里办职业教育,招收的也是平民的儿女。职业教育没有门槛,不仅体现在不嫌进门的学生家境贫寒,更体现在不划定进门的学生文化程度水准,可以是初中毕业后来,也可以是小学毕业后来,甚至于小学未毕业者,只要不影响接受职业技能教育,任何文化程度都是通行的。当时,先生的职业学校,进来的学生不象今天,是清一色的同一届初中或高中毕业生。如他办的川沙师范讲习所,招收的学生年龄从16至25岁不等,一个教室里,坐在一起的有学生出身的稚嫩孩子,更有已在社会上工作多年的职员、店员。他们坐在一起读的是同一本教材,听的是同一门课程,求的是同一个目标:毕业后去从事一项营生的工作。
    职业教育不没门槛,这完全是由其自身的性质决定的。职业教育的目的是为求职者上岗提供必备的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只要进学校的学生能接受这种教育,何须一定要求什么家庭、什么年龄,什么文化程度?由于职业教育是一种以操作技能为主的专门岗位教育,因此它对学历文化的要求并不高,这就为它可以不设门槛提供了可能。反过来,不设门槛又为职业教育提供了广泛的生源与发展的空间。
    4.职业教育是一种多形式的教育
    一个人去从事一门职业,当下他缺的是职业技能,于是他必须接受职业教育。他可能去比较系统地接受从事该职业应具备的知识与技能;但他也可能由于时间的紧迫,只能化很短的时间,获取一些最基本的上岗知识。不论是长期还是短期,不论是教育还是培训,均属职业教育的范畴。由此可见,职业教育办学的形式是多样性的。黄炎培先生当年的职业学校就有各种不同的形式。既有较长期较系统传授知识与技能的职业学校,又有为马上要去就业或已经在就业的人们开设的补习学校。
    先生当年的这种办学模式,我们沿用至今。只是那时的长期教育与短期培训,是一个教育机构中的两个分支,是一个教育框架、教育大纲、教育计划下的两种教育功能。因此,办学形式虽是多样,但学习内容是连贯的,不重复的。从职业学校出来,过一个时期,觉得知识老化了,技能落伍了,再进补习学校去充电也可。只是不再重复已修过的课程。而我们今天五花八门的职业培训学校,恰恰是少了一个统一的、一元化的教学大纲,内容经常重复,既浪费时间,又为学生所厌倦。
    职业教育办学形式的多样性又告诉我们,它是一种累积性的学习。一套系统的职业教育计划,可分几个阶段施行。这样几个阶段完全可以随学生的条件而定,当一个职业人在工作之余,有多少时间、有多少精力,就可选择何种职业教育的形式。隔了一段时间可再来,继续学习。黄炎培先生当年这样的办学实践,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就是:职业人需要继续教育、终身教育。职业教育是一种累积性的继续教育、终身教育、无止境的教育。只要生产实践在向前走,职业教育的本身也在不停步地前行。
    回顾黄炎培先生当年的教育实践,重温先生的教育理论,我们清楚地认识到这样一条道理:职业教育不同于普通教育,搞职业教育不能把普通教育的教学方法、教学形式照搬过来,应当根据职业教育本身固有的规律,走符合职业教育特征的办学之路。
    六、职业教育之路如何走下去
    (一)建立一套科学的职业教育评估体系
    当今,职业教育培训机构众多林立,一些培训学校为了顾全经济效益,购进一些过时的设备、落后的教学设施投入培训,低价请一些教师来凑数。行政部门又竞相发证,使同一名称的培训证书有好几种版本,造成社会上各类培训证书满天飞。学生们拿到了证书,上岗后专业知识、技能水平根本不能满足用人单位的需求。
    对此,应该尽快建立一套职业培训的教育成果评估体系,公正科学地来评估职业教育质量,合理地制定价格。
    建立职业教育评估体系应当以企业提供的岗位职业要求为基础,把各个企业提供的个性化的岗位技能标准,合成为共性的行业标准。再以其为蓝本,制定教学大纲与考核大纲,制定技能操作场地规范要求。还应根据行业发展,不断更新教学大纲、教学内容,使这套职业教育成果评估体系一直走在时代的前列。
    这套评估体系应当包括符合职业教育的考试方法,改变过去通过一张试卷、一场考试衡量职业培训的学生是否合格的不科学方法。职业教育质量的衡量标准应当是工作实践。科学的评估体系应当把一部分的考核权下放给企业,下放给实践第一线。
    为维护职业成果评估体系的权威性,必须整顿发证机构,不能政出多门,维护证书的权威性。
建立科学的职业教育成果评估体系,是引导职业教育走上健康发展之路的重要举措。
    (二)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
    行业协会历来是行业知识技能的汇聚口,现代企业业务水准的窗口。行业协会有能力组织一支高水准的业务技术骨干,有条件成为职业教育教学的指导中心。职业教育依托行业协会办学是一条很好的途径,行业协会有条件有能力搭上行业发展的“脉”,代表众多同类企业,概括出共性的行业业务水准。学校可以此制定教育大纲、教育计划,编写教材,乃至解决长期困扰职业教育发展的师资、实训场地等问题。职业教育依托行业协会,也是国际上惯用的做法。
    当然,目前社会上的一些行业协会还很“稚嫩”,尚不具备指导职业教育的条件,我们应当参与完善行业协会功能的工作。
    (三)实训场地企业化
    今天,职业学校教学力量十分薄弱,制约它发展的一个严重问题就在于学校的实训场地设施落后。职业教育必须为学生提供一个与生产工作场所一致的训练平台,学生只有进入这个训练平台,才有可能达到一个相当的技能水准。然而,这样一个训练平台靠职业学校自筹资金或上级拨款兴建有诸多问题:其一、教育经费短缺往往使筹建工作捉襟见肘,最终不得不降低标准。其二、学校不象企业有一套驾轻就熟的技术班底来操办这件事,常常事倍功半。其三、行业内的机器设备需要不断更新,但学校的实训场地经常更新的没有条件。
    要解决实训场所薄弱的问题,只有靠企业与学校的合作。合作应当是有偿互惠的。比如,企业利用空闲时间向学校提供机器设备,作为学校技能教育的实训场地。为了提高教学效果和维护机器设备,企业可派出有丰富操作经验的生产第一线人员充当学生的技能教师,配合学校的理论教师一道担当教授任务。为此,学校向企业支付场地租赁费和教师授课金。价格应当根据市场经济下的等价原则。
    合作有不少优点:培养出来的学生能贴近社会需求,技能教师和理论教师同时进入实训场地,又是一种优势互补。对企业来说,多一条投资回报的来源,还提供了一个选拔人才的平台。相对建一个现代化的实训场地而言,学校的付出还是合算的。
    黄炎培先生当年在落后封建的旧中国,冲破重重阻力,开创利国利民的职业教育,他的这种非凡的勇气和执着的毅力,无疑是留给我们的一份更为宝贵的精神财富。今天我们面对职业教育中的诸多矛盾和困难,应当象先生那样不畏难、不退缩,认真研究、多方努力,使职业教育跟上时代前进的步伐,让职业教育源源不断地为现代化经济发展输送大批合格的人才。

    当前重视与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扶持职业教育事业发展的具体规划与政策,我们有理由相信,我国现代职业教育事业,在各方面的不断努力下,一定能够顺应时代呼唤,走出一条属于中国自己的特色之路。

现任领导
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常委,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山西省委会主委,山西省中华职业教育社主任 李青山
组织结构
兄弟组织
北京 天津 河北 青岛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哈尔滨 厦门 杭州 深圳
地址:迎泽大街329号 邮编:030001 邮箱:sxszhzjs@163.com 电话:0351-5605797 版权所有:山西省中华职业教育社 ICP备案:晋ICP备18008465号 晋公网安备 14010602060535号 请勿发布涉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