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职业教育的“类”与“型”
发布时间:2020-05-08 来源:中国教育报 浏览次数:

《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明确指出,“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类型论”为职业教育的存在与发展提供了立论基础,透彻理解“类型论”,需要深入“类型”的内部,进一步厘清“类”与“型”的关系,明晰职业教育可持续发展的路径。

“型”:客观的规定。“型”是一种客观的规定性,规定着一事物区别于他事物的本质属性,这种属性决定着事物的结构与功能。

职业教育的“型”表现出哪些方面的特征?纵观职业教育发展历史,分析世界各国职业教育发展经验,可以发现一些相对不变的东西,这些东西正是“型”的特征表现。第一是“行动性知识的学习”,职业教育在内容上的规定性是“行动性知识的学习”,这些知识表现出程序性、个体经验性。第二是“做中学的方法”,职业教育在习得方法上的规定性是“做中学”,强调在相对真实的环境中,采用相对真实的任务展开学习,并通过反思改进,获得经验与能力的提升。第三是“培养职业素养”,高明的职业教育总是将学习产出定位在素养的层面,即要培养学生专注于做事、把事做得越来越好的品性,它的核心体现是工匠精神。

职业教育“型”的规定性反映了职业教育区别于其他教育的特质,在培养内容、方法与目标上存在逻辑一致性,是相对不变的,在形式与实现机制上自然要求“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学结合”。

“类”:主观的分别。对事物进行分门别类,往往是主观的行为。分类会依据“型”的规定性,但是更多的情况下,是一种带有主观色彩的价值判断,所以对同样的事物,不同的群体会作出不同的分类。

职业教育无法避免被各种群体分类。分类的依据往往是功能评价,即这种教育重要不重要;质量判断,即这种教育办得好不好;情感选择,即你是不是喜欢。可以发现,职业教育在这些价值判断上存在巨大的不一致性,在国家层面,认为职业教育处于非常重要的位置,但是到了某些地方政府,这种重要性的认知就下降了许多。职业教育的质量,事实上也存在很大的差异性,双高计划建设的学校得到了高度认可,但是一些职业院校的办学却被人们划在了“不可靠”的类别。在个体的层面,会很自然地表现出对某种教育类型的偏好或抗拒,这种主观喜恶,实际上源自于多种因素长期互动。

分类是一种主观行为,其背后存在“客观的合理性”,我们无法强行改变人们对事物的主观分类,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努力积累事物存在的“合理性”,从而逐步改变人们的主观分类。

“型”与“类”:互动互促。“类”与“型”之间存在对立统一的关系,并集中表现为两个方面:“型”的作用发挥,最终决定着“类”的划分;“类”的划分,对“型”的作用发挥起着抑制或是激发的作用。

就职业教育发展而言,存在着两种路径的分野。一是充分尊重职业教育的内在属性,从内在规定性出发,不断挖掘内涵,培养社会需要的技术应用型人才,职业教育的吸引力会不断得到增强,其社会地位会得到逐步提升。相反,迫于形势或是片面迎合家长需求,像普通教育那样办职业教育,职业教育的功能就会逐步偏离其本质属性,步入发展方向的迷茫与困境。从“类”的角度看,如果政府与社会长期忽视职业教育的地位和作用,必然会抑制职业教育功能的发挥,甚至会驱使职业教育模仿普通教育,使其逐步失去“型”的属性;如果政府与社会充分尊重支持职业教育,为职业教育营造出良好的环境,职业教育服务社会的功能就会得到极大的激发。

“类”与“型”之间的这种互动关系是一种规律性存在。分析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的经验,不难发现职业教育发展比较好的区域与职业院校,无一不是这种关系良性互动的结果。因此,各级政府充分重视职业教育,赋予职业教育更高的使命,这种“类”的划分有利于职业教育功能的更好发挥;职业院校尊重职业教育“型”的属性,培植特色、突出优势,职业教育能更好地满足企业与社会的需求。在这两种力量的作用下,职业教育的吸引力会不断得到增强,最终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可。这也是职业教育作为“类型”教育的应有之义。

作者 | 朱孝平 系浙江省特级教师、金华市教育局教研室副主任

现任领导
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常委,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山西省委会主委,山西省中华职业教育社主任 李青山
组织结构
兄弟组织
北京 天津 河北 青岛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哈尔滨 厦门 杭州 深圳
地址:迎泽大街329号 邮编:030001 邮箱:sxszhzjs@163.com 电话:0351-5605797 版权所有:山西省中华职业教育社 ICP备案:晋ICP备18008465号 晋公网安备 14010602060535号 请勿发布涉密信息